default •

自杀还是他杀?——下山事件 (1)

1949 年(昭和 24 年)7 月6 日,凌晨 0 时 25 分的东京。蒙蒙细雨之中,由上野始发、开往松户的国铁(日本国有铁道)常磐线末班车 2401M 在驶过足立区五反野与东武线交叉的铁桥下时,司机椎名利雄在湿漉漉的轨道上发现了一具像尸体一样的东西。一分钟后,列车到达绫濑站后,他立刻把事情通知了站台上的工作人员安部献次郎。

おい、東武線のガードのそばに、女のマグロがあるぞ!
喂,东武线铁桥的下面,好像有一具女尸啊!

安部立刻给检票员的松本正四郎和车站工作人员的岸勝弥拨打了电话,让两人带上手提式煤油灯前往现场寻找。去了现场的两人在小菅刑務所后面道口警察局给安部回了电话,报告说确实有一具没有头也没有四肢的尸体横在轨道的边上,像是被车碾过了一样。可能是因为肤色很白,所以看起来像是一具女尸一样。

凌晨一点左右,安部把刚刚从现场回来的松本和岸勝的报告原话传给了上野保線区北千住分区長的田中荒次郎。

五分钟后,田中分区长和副分区长小島陸之助一起徒步前往了五反野的铁桥。当他们跨过荒川的铁桥,来到案发现场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半了。这个时候,都内的雾雨已经完全浸湿了铁轨。

尸体的位置在东武铁道小菅站北侧铁桥附近

凌晨 1:45,田中分区长和小島副分区长一起调查了被肢解的尸体附近的衣物,发现了很多张名片以及一张总裁名义的东武铁道优待乘车券。名片上赫然写着:

日本国有鉄道 総裁 下山定則

下山定則総裁(左)于 1949 年;发现遗体的现场(右)

这样的名字立刻让在场的二位立刻警觉了起来。竟然在这种地方发现了下山总裁的尸体,怎么会?


实际上,就在当天下午,广播电台临时插播的紧急新闻也好、当天的晚间报纸也好,全都播报了下山总裁失踪的新闻。

田中二人立刻意识到了事件的重要性,于是赶往了离现场最近的警察局:西新井警察局的五反野南町駐在所。凌晨 2 时 40 分,中山巡査和北千住保線区前来应援的三名铁路工人一同来到了事件现场。凌晨 2 时 50 分,綾瀬站的工作人员再一次回到事故现场进行确认。

确认尸体被碾压成了五个部分:头部、躯干、右臂、左腿和右脚。而一件鼠灰色的外套、一件白衬衫、一件巧克力色的鞋子和一块手表等等,则散落在 80 多米外的铁轨上。没过多久,这具被残忍分尸的遗体,就被确认为日本国有铁道总裁,下山定則(49岁)。

凌晨 3 时 20 分,雨下得越来越大了,这时綾瀬站的站长斎藤以及五名西新井警察局检视班的人也来到了现场。看了铁轨附近散乱的尸体,保线区的人担心,如果就这样不管的话,可能还会被之后的货运列车反复碾压,于是在场的人便把尸体移到了安全的地方。凌晨 4 时的时候,检视才暂时告一段落。

再然后,下山曾在东京动铁就任时的秘书折居正雄、曾在新桥运输事务所就职时的下属中村量平、曾任东铁局长时其下属的司机佐保田、国铁本社运行科长土井清,以及国铁总裁秘书大塚辰治也都来到了现场。

清晨五点半,当暴雨渐息、晨光闪耀之时,正式的尸检才开始。东京地区检察院6人、刑事调查部5人、监察医务院的医疗官员安岛信之助医生1人,再加上之前就已经在的人,一直到早上 8 点才出检查结果。

通过对尸体的验证,在场的专家们认为下山总裁分尸是当日凌晨 0 点 19 分驶过此处的 869 次货物列车所致。随后,尸体在 6 分钟后,也就是凌晨 0:25,被经过现场的常盘线末班车 2401M 发现。

警察赶往车辆段确认时,确实发现货物列车上布满了下山的衣服碎片、肉块和血迹。

国铁 D51 型蒸汽机车。1943 年 10 月 26 日,这辆 D51 651 还是常磐线土浦站列车相撞事件的肇事车辆。事件造成 110 人死亡,107 人受伤。

这列 869 次货运列车原本定于凌晨 0 时 2 分由田端操车场发车,但是由于种种原因,产生了 8 分钟的延误,00:10 才发车。为了弥补这八分钟的延误,司机便卡着限速全速前进。当天,列车只挂了 49 辆拖车,还不到平时的一半。再加上每辆车都是空车,车速提的比平时要快很多。

另外,由于 869 次货车机车的发电机没有正常运行,其大灯也没有工作。司机别无选择,只能使用备用蓄电池来提供一个弱达 10W 的照明。结果,869 次的司机并没有发现铁轨上的下山总裁。相比之下,椎名驾驶的 2401M 列车的大灯有足足一千瓦,所以这也是为何他发现了下山总裁的尸体。

摸黑前行的 869 次货物列车跨过荒川,常磐线在这里急速右转。列车就这样继续前行了 400 米。当列车行驶到东武铁桥、穿越东武铁路的警戒线下时,司机助理看到了绫濑站的信号机,便从机车内探出身来进行确认。就在这个瞬间,当列车从铁桥下驶出时,他听到了道砟和机车底盘撞击的声音。

那便是下山总裁的身体被切断的时刻。

可是,在这之前的 15 个小时,下山正则的行踪则完全无人知晓。

💫 Comment